威廉麦特

Willamette

威廉麦特源自英国品种法格尔(Fuggle)和法格尔四倍体(Fuggle Tetraploid),具有像法格尔一样的柔和香气。它与它的姐妹花哥伦比亚(Columbia)有着相同的血统。酿造时,威廉麦特具有复杂的辛辣味,其特点是草本、花香和果味。 1976年推出后,很快就占据全美酒花种植面积的头把交椅,占当今美国所有商业种植啤酒花的 20% 左右,号称美国酒花之王。随着各种兼优酒花的岀现,威廉麦特逐渐式微,但作为经典,它在美国整个啤酒行业始终占有重要一席,从未跌出前十。 威廉麦特苦味继承了法格尔细腻干净饱满的特征,苦味岀色。在深色啤酒酿造中,威廉麦特呈现类似奇努克的松木味,强度比奇努克稍弱;但作苦花,苦味要比奇努克更优秀。 威廉麦特法尼烯含量6.0-10.0%,颇具贵族酒花气息,以花香、果香辛辣味和柑橘香为主,非常适合酿造英式艾尔、棕色艾尔、美式淡艾和拉格。能提供比法格尔酒花更足的香气。 国内精酿使用的第一款美国花就是威廉麦特,将威廉麦特用于德式小麦啤酒,是国内小麦啤酒一大特色。威廉麦特另一大用途是头道麦汁投放,能为啤酒提供大量的前调风味。

产地 美国
类型 兼优
酿造数据:
α酸
α酸是啤酒苦味的主要来源。更长的煮沸时间将导致更多的α酸异构化,从而增加苦味。
4 ~ 7.2%
β酸
β酸是啤酒花树脂成分,负责产生挥发性芳香和风味特性。β酸不会产生苦味。
3 ~ 4.5%
α酸/β酸
α酸和β酸的比例决定了在老化过程中苦味消退的程度。1:1的比例在香花品种中很常见。
1:1 ~ 2:1
HSI
HSI表示在室温(20°C)下储存6个月后损失的α和β酸的百分比。
62%
葎草酮含量
当添加到煮沸麦汁中时,较低葎草酮含量的啤酒花可能会带来更柔和的苦味,而较高的则会给最终的啤酒带来更强烈的苦味。
28 ~ 35%
总油/100g
这些高挥发性、不易溶解的油很容易煮沸,但当在煮沸后期或发酵期间添加时,会增加成品啤酒的风味和香气。
0.6 ~ 1.6 ml
总油成分:
香叶烯
风味:树脂味、柑橘味、水果味(β-月桂烯)
22 ~ 55%
葎草烯
风味:木质的、贵族的、辛辣味(α-石竹烯)
20 ~ 35%
丁子香烯
风味:胡椒味、木本味、草本味(β-石竹烯)
7 ~ 14%
法尼烯
风味:新鲜的、绿色的、花香(β-法尼烯)
5 ~ 10%
其他
包括β-蒎烯、芳樟醇、香叶醇和瑟林烯
0 ~ 46%

香味:

青草味,花香,辛香

适合酿造:

美式艾尔,英式艾尔,美式拉格,棕色啤酒,波特,ESB

替代酒花:

冰川法格尔/福格泰特南, 美国施蒂里亚戈尔丁东肯特戈尔丁